這個五一,旅游火了,露營涼了?

澹臺固天
導讀 “五一預計240000000人次出游”“哪個城市是空的”“今年的五一瘋了嗎”……根據預測,今年五一假期將有超過2.4億人次出游,旅游訂單也創5...



“五一預計240000000人次出游”“哪個城市是空的”“今年的五一瘋了嗎”……根據預測,今年五一假期將有超過2.4億人次出游,旅游訂單也創5年來最高。從搜索大數據看,旅游目的地熱度排名靠前的城市是北京、杭州、大理、廈門、西安,多個城市一票難求。

然而在旅游大熱的同時,露營這個曾經在疫情期間流行的戶外活動,似乎退出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和市場的中心。此前,“露營倒閉潮來襲”成為近一個月的熱點話題,不少媒體報道露營營地經營困難,這門生意越來越不好做。

今年五一假期,多家OTA平臺發布旅游相關數據,但關于露營的相關內容幾乎看不到。多位業內人士表示露營確實熱度下降,不如前兩年。疫情管控放開之后,消費者的出游選擇變得多元,“扎一個帳篷就能賣幾百塊甚至上千塊”的日子過去了。

不過,根據多個平臺數據統計,露營市場的大盤仍在增長,此外各個城市陸續出臺有關露營的新規,整個行業發展變得有序合規。有從業者指出,露營在中國實則剛剛起步,未來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,目前的玩家退出是一種“健康的洗滌”。

露營熱度下降

北京的白領張瑩在今年五一選擇了“人從眾”,前往杭州度假。即便高鐵票難搶,住宿價格漲了一倍,景區游客爆滿,但已經很久沒有出門旅游的她無比期待。

去年五一,她迷上了露營。因為疫情不敢隨便出游,她和朋友選擇到北京近郊的露營營地度假,與大自然親密接觸。彼時,整個營地爆滿,一位難求。今年她詢問營地,還有余位。

去年花費幾千元購買帳篷、露營車等露營裝備的于清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之前都是和朋友一起開車去近郊露營,但是今年一起去露營的朋友大多選擇了跨省旅游或者出國旅游。不過于清也提到,現在周末偶爾還會出去露營,常去的營地有時候也會比較火爆,需要提前預訂。

此前根據美團、大眾點評數據,3月初,露營相關搜索量同比上升450%,筆記數量增長約300%。攜程數據顯示,2023年3月以來國內露營產品量同比增長135%。但也有媒體報道,截至今年3月,小紅書相關露營筆記不僅沒有增長,甚至出現了減少的趨勢。

一位OTA平臺工作人員也表示,今年整個平臺對露營的關注度比較低,一方面有特色的產品不多,另一方面則是大盤量比起旅游增長較少。他強調,五一都出去玩了,露營的數據不會特別理想。

實際上,在中國新聞周刊的咨詢中,北京多家露營營地表示目前還未滿位。有營地經營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今年并未出現去年預訂爆滿的情況,五一假期每天幾乎都有余位。

從第三方預測數據也可以看出,露營市場在疫情期間迎來爆發,在疫情管控放開后,增長逐步回歸理性。艾媒數據顯示,2014年至2021年中國露營地市場規模從77.1億元增至299.0億元,復合增長率18.5%。2021年露營地市場規??焖僭鲩L,增長率達78%。預計2022年增速下降為18.6%,市場規模達354.6億元。

艾媒咨詢CEO張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露營在前兩年尤其火爆,五一、國慶甚至整個暑假都是人滿為患。這是因為露營、郊游幾乎是當時大部分人唯一的選擇。但從今年五一的調查數據來看,這個五一假期國內游出現了高峰,省內游和跨省游是主要選擇。

“露營是疫情期間興起的戶外出行方式,今年隨著旅游市場的重新火熱,露營熱度明顯有所下降”,洛克資本投資總監劉翰卿表示,疫情三年催化了露營市場的發展,此外人們更加追求個性和自由,越來越熱愛戶外活動,這也給到很多人一種休閑方式。旅游市場和露營實際上相關性很強,旅游市場的火熱,也有可能帶動一批露營營地的發展,當然,也會讓這些營地更加“卷起來”。

“扎個帳篷就能賣幾百塊”的日子過去了

2023年的春天,疫情政策改變后,旅游從業者普遍認為行業將迎來復蘇。露營平臺覓野Camp則在3月停止服務,一個原因是覓野在解決營地和愛好者的需求中始終沒有利益,另一個則是融資計劃沒能成功。作為一家撮合閑置露營空間和露營消費者的平臺,覓野在關停前大約上架了超3000個露營地資源,有超60萬會員。

過去幾年,和露營相關的企業數量增長明顯,相關數據顯示,2020年新注冊企業達1.2萬余家,突破萬家;2021年新注冊企業達到2.1萬余家,突破2萬家,2022年新注冊企業突破3萬家,達3.3萬余家。

“疫情這幾年露營的錢太好掙了,扎個帳篷就能賣個幾百塊上千塊”,大熱荒野創始人朱顯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這個行業在疫情期間突然興起,如今旅游行業供給放開,露營市場發生快速迭代。

大熱荒野成立于2020年,近三年來持續擴大經營規模,朱顯表示今年手上的營地已經超出一百塊。談及經營情況,他透露今年五一自家經營的營地預訂量比較平穩,這得益于本身營地面積不大,品牌力和社區建設較好,不少消費者會復購。

一位北京頭部露營營地經營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實際上這波“倒閉潮”從去年就開始了,今年春天以來關閉的營地越來越多。他認為這些營地的設施和服務普遍沒有自家好,沒有辦法產生復購,消費者往往去過一次之后不會再去。但是他也表示,今年訂單比去年同期下滑明顯,有個別月份訂單直接砍半。

TANG CAMPING主理人楊碩透露,在五一假期的一周前,所有營位就已經預訂一空。在他看來,現在哪怕是依山傍水、地理位置絕佳的露營營地,如果沒有“內容”,也不會有消費者青睞。

“今年沒有‘內容’的營地肯定會被淘汰一批”,楊碩指出,如今的露營營地發展要注重品牌,品牌來自于營地的內容建設,比如樂隊演出、戶外活動以及多種產業的集合,“一個營地再好,你也不會天天去”,能吸引消費者的是營地產品的業態。

此外,他還注意到,很多露營營地經營者可能是疫情期間從很多餐飲經營者、旅游從業者轉型過來,實際上并非真正了解露營這個行業:在理念上,總覺得“露營就是燒烤”,投入就是為了短期回報;在裝備上,不懂很多裝備比如帳篷或天幕需要收起來,報損率提升,虧本經營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魏翔認為,五一期間露營整體走勢向下,一方面是五一小長假旅游的分流,另一方面則是對露營這幾年來始終面臨單一業態的調整。

“從歐美露營行業的發展來看,露營本身很難成為一個獨立的業態,主要還是定位在配套業態上”,魏翔強調,一些單一業態的露營企業破產關閉是非常正常的現象,做成獨立業態面臨高昂的成本,而在市場上這部分獨立的需求又不成立,退出市場是一種健康的洗滌。

如何可持續發展?

上述北京露營營地經營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今年,他經營的營地將會在北京郊區再開設兩塊。在營地中,與采摘園、游樂園結合是其特點,熱水、做飯等硬件設施也比較完備。

楊碩則剛剛帶領北京的團隊前往??谕瓿伞暗菎u計劃”,今年他開始打造“移動的營地”,通過與各地政府合作,在各地舉辦短期的城市露營活動,打造社區一樣的營地。他舉例而言,營地就好比大腦,需要手足才能走出去。在與各類品牌的合作中,能夠給消費者展現一種生活方式,這才能實現“良性循環”。他強調,露營不是大排檔,需要思考如何可持續發展。

朱顯認為不少從業者倒在這個春天的原因,是沒有看到露營行業底層的發展邏輯:一方面是閑置資產的盤活,尤其是在鄉村振興的政策下,一些土地由于性質原因沒有辦法蓋度假酒店,但是可以利用起來發展露營等業態;另一方面則是作為在戶外空間包括景區、市政公園中的配套設施,露營能夠給到消費者更好的體驗。

魏翔認為,目前國內露營處于1.0發展階段,是城市休閑的外衣;在2.0階段,露營將會成為戶外運動和休閑的配套,滿足差異化、特色化住宿的需求,穿插其中起到調劑作用,深度融合后成為特色配套。因此,他表示并不看空整體露營市場的發展,某一個階段,需求出現回落是正常的。未來,露營將會作為城市、景區和鄉村三個連接體當中承擔重要過渡作用的承載體,會有多路徑發展的可能性。

“露營分兩種,一種是社交屬性,一種是給愛自由愛清凈的人。因此一批露營地可能會更加地社交化,配套更加完善;另一批則主打人少景美,對于裝備的需求可能會更高?!眲⒑睬湔J為這個行業總體還會持續向好發展,優勝劣汰是一定會產生的,露營地可能會像民宿一樣作為熱點打卡一波流量,露營裝備可能會走向二手專賣或者是出租市場。

公開數據顯示,2021年美國露營市場滲透率為15.1%,日本市場快速發展時期為13%,中國2022年預期滲透率為6%,這意味著中國露營市場仍有較大開發空間。在發展的同時,整個行業在野蠻生長中也遇到不少問題:濫用公共用地、產生污染浪費等。

2022年11月,國家14部委聯合印發了《關于推動露營旅游休閑健康有序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明確提出要鼓勵通過推動營地+文博、演藝、美術、體育比賽、戶外運動、自然教育、休閑康養等形式,創造新業態,滿足新需求,并提出要推動公共營地建設,提升服務質量,提高露營產品品質,有序引導露營旅游休閑發展。

魏翔提到,露營和公共管理以及城市治理之間的關系亟待厘清,露營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占用公共用地,那么關于準入的監管和標準的監管尤其重要?!澳男┛梢月稜I,哪些不可以露營,哪些土地性質配套什么樣的露營性質,露營的檔次、規模都需要明確相關條件”,魏翔認為這是露營未來發展中面臨的首要問題。

作者:孟倩

標簽:

免責聲明:本文由用戶上傳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網刪除!

中文中幕高清无码_亚洲日韩AV一级午夜在线_97精品人妻秋葵视频回家_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系列